水云紫莱

站盾铁All铁,超蝙,杯拔,家长组,SD,等等等等…懒癌末期,文笔非常渣渣渣!站的cp都有可能会写!请提前想好再关注,最近文笔复健中…

【盾铁】塔楼

   *ooc有

   *有很多bug,烦请无视

  
   很久很久以前,在遥远的西方大陆有一位小王子,小王子叫做Tony

  
   国王老来得子,所以非常喜欢小王子,可惜好景不长,国王一天天老去,终于,在国王去世后,小王子的叔叔Stan以小王子太小为由造反并由自己当上了国王

  
   小王子非常聪明,做出了很多保卫国家的武器,Stan命今小王子交出武器图纸,被小王子拒绝,他还不甘心,把小王子囚禁在一座高塔,并吩咐士兵严加看守

  
   并对百姓的理由是小王子身患顽疾,以防传染为由把他放到远离城堡,靠近森林之中的一座塔楼,并不准任何人接近,小王子就这样被囚禁在了高塔之上。

  
   “好无聊啊Jarvis,来唱首歌给我听听”

  
   一个人影在床上滚来滚去,片刻又猛的翻身起床,对着站在桌柜的一只金黄色的鸟儿说道

  “真抱歉啊sir,您并没有给我添加这个功能”
  
   那只鸟儿虽然真的很像一只金黄色的虎皮鹦鹉,但是细看,眼睛是蓝色琉璃瞳孔,有一些机械纹路隐藏在毛皮之下,隐隐还透着蓝色的光芒

  
   Jarvis显然习惯了他的sir的无理取闹,并习以为常的回答说道

  
   “你好歹也是只人工智能鸟哎,你就不能下载点音乐吗?再这样下去我快无聊死了”小王子Tony再次不甘心的问道

  
   “请恕我提醒,sir,我是您创造的,而且您创造我的目的只是辅助工作,您并没有给我添加过任何其他娱乐性功能,并且sir,您并不会‘无聊’死的”Jarvis依然彬彬有礼的反驳道

  
   “…Jarvis,我怎么不记得还给你加了嘲讽功能”

  
   “并没有sir,这些是我从您身上学来的,您才是最好的老师:-)”

  
   “你刚才绝对是在讽刺我对吧!Jarvis你小心我把你改造成一只老鼠,以及Mute!”

  
    Tony气急败坏的吼道,Jarvis如愿以偿的静了音,房间顿时安静下来,Tony这时有些后悔,还不如让Javris继续说下去,毕竟自己被囚禁在这座高塔上,这个房间就只有Jarvis陪自己说话了

 
   这座高塔有几十米高,塔外一百米外还有一座哨塔,每天都有士兵在上面监守巡逻,Stan为了关住自己还真是煞费苦心,不过这样的日子也应该不长久了,Stan的残酷统冶他也是听说过的,加重税收,四处征战,从最近哨塔大部分士兵被调走,现在哨塔只留了两个士兵来看,最近Stan又要攻打临国,距离上一次攻打别国才两个月,士兵们也己极度疲惫,民众们也己经对他不满到极点,现在只需要耐心等待一个时机,怒火爆发的一个点,这就是Tony为什么还待在这里的原因

  
   一阵歌声打破了Tony的沉思,Tony好奇怎么会有人来这种地方唱歌,毕竟平时谁都不愿意来这里,他不禁向Jarvis问道

  
   “Jarvis,是谁在唱歌?谁会在这么荒郊野岭的地方唱歌?”

  
   Jarvis没有回答

  
   Tony这时才想起了什么,脸色由不解转为无奈,似乎他还在闹脾气,只好哄着这只机械小鸟

  
   “Come on,Jarvis,你不会跟我生气吧,别生气了,现在我需要你,以后给你升级系统好不好?”

  
   那只小鸟这才扭过身子,表示己经原谅你了,开口说道

  
   “您为什么不亲自去看看呢?”

  
   Tony推开了塔楼的窗户,神秘的歌声又大声了一些,不得不说,这家伙唱的歌还挺不赖,Tony趴在窗户伸出脑袋往外看

  
    窗外阳光照射在脸上并不刺眼,反而洒在身上暖暖的,现在正是春天,有一些植物的藤蔓攀附在塔楼外面,Tony眯了眯眼,他往下看去

  
    一位金发男人正坐在草地上,背靠着塔身,专注且陶醉的唱着歌,那些美妙歌声是由他的口中发出,搁在他身旁的草地上的应该是画板,应该只是来写生的

  
   “嗨!”

  
   Tony先打断那个金发男人的歌声,他尽量大声的向下喊道

  
   那个金发男人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,他以为这里不会有人,他先向周围看去,后来发现声音是从上面传来的,他抬头向上看去,与Tony向下望去的视线对上了,似乎才发现对方在对他说话,涨红了一张脸,结结巴巴的回道

  
  “…嗨,你好”

  
  Tony看着底下那个慌乱的陌生男人的反应感到有趣,但是巨塔的距离实在太高,自已听不见对方的讲话声,他也不能每次都大声喊吧

  
   Tony退回屋内,在布满零件的地上翻找了一会,Jarvis在一旁歪着头看着自己的创造者

  
   “找到了!”Tony从那个垃圾堆一样的屋子里找到一对微型对话装置,这个小东西还是自己闲得无聊做得,现在派上用场了,但是怎么带下去呢?他猛地把目光转向Jarvis

  
   “嘿嘿,Jarvis,Daddy用到你的时候到了,来,把这个东西给下面那个人”

  
   Jarvis虽然不乐意但还是用爪子抓住耳机从窗户飞了出去

  
   一会Jarvis飞了回来落到了Tony的肩膀上,示意已经把东西交给了对方,小王子继续趴回到窗户上,他戴上耳机,安静的等待着对方先说话,但是沉默了这么久还是没人讲话,明明那个人己经戴上了啊…正当Tony以为这个耳机坏了的时候,清晰的声音从耳机中传来

  
   “嗨…你好?”

  
   Steve发现这座高塔己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,他听他的好朋友Bucky讲过这里,也听过对方说巨塔周围禁止任何人进入,他忍不住好奇心去偷看了一下,绿草如茵的草地,安静的环境,一切都如此美好,他非常喜欢这里,毕竟这么美丽的环境有哪个画师不想来呢?于是他带着写生工具来到这里,谁知道被塔的主人看到,这下可有点尴尬了…

  
   Steve看着那个趴在窗户边上的棕发塔楼主人想道,但是似乎对方看见自己并不生气,而是向着自己喊着什么,但是自己实在是听不清,就见对方缩回屋子里

  
  他不会是生气了吧,果然他就不该不听Bucky的警告擅自闯入别人的私人场地…Steve有些忐忑的看着那扇窗户

  
  直到一只金黄色小鸟从窗户飞出来,把一对小小的金属圆形装置,看起有点像耳麦一样的东西放在他手上就飞回了塔楼窗户里了

  
   他犹豫了一会,还是决定把那对小东西戴上,他想对擅自闯入对方领地道歉,但是第一句话说出口对方没有反应,己经让他的信心大打折扣了,他有些失望着望向那扇窗户

  
   “噗哈哈哈,你这好老套的打招呼方式啊,抱歉等等,咳咳…你好啊,陌生人”

  
   Steve听见耳麦中传来对方打趣的声音,心里脑补了一个棕发大眼睛男人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场景,嗯,他甚至觉得对方眼睛定很漂亮,至于为什么,Steve只能告诉你是直觉,明明是冒犯的语气却让人生不开气,唇角也不自禁的勾起

  
   “喂喂,你还在吗?你应该在的吧,我看见你了,我也不能总叫你陌生人吧,你叫什么名字?”Tony向下方招了招手,果然看见对方手足无措的样子,最后只能冲他摆了摆手

  
   “我叫Steve,…你呢?”

  
   “叫我Tony吧,我们算是认识了,Steve,你来这种地方做什么?”

  
   “我…我是一名画家,这里的风景很漂亮,所以…我很抱歉擅自闯入您的私人领地”Steve真心的感到抱歉,他也想继续的留下来,听对方再讲一些话,但如果对方生气,他也会马上离开的

  
   “噗,你在说笑吗?有人来这种荒山野岒我还求之不得呢,而且,这里不算是我的地方,至少这里不是”

  
   Steve松了一口气,看来对方没有生气,而且很高兴,但对方最后落寞的语气让他有些在意,疑惑促使他问道

  
  “那你…为什么会住在这里?”

  
   他能感觉到对方瞬间安静下来,气氛顿时沉默,他暗骂自己问什么不好要问这个问题,他赶紧道歉想要弥补

  
   “抱歉…我不是故意问这个问题的…”

  
   “不…没事,反正又不是什么秘密”他 的话被Tony打断“Steve…你应该知道这个国家的故事吧”

  
   “实际上我只听说过一点…”Steve皱了皱眉,在来到这个国家之前他的确听说过一个故事,这个国家曾经有一位小王子,被背叛囚禁在高塔之上…瞬间,他明白了一切

  
  耳中的传音装置传来了对方清晰的声音

  
  “没错,那个被囚禁的王子,就是我”

  
  被对方亲口说出来比自己想到的更让自己感到震惊,原来Tony就是那个被囚禁的王子,但是他又想到对方被困这坐塔楼这么多年,他又是怎么忍受这些会把一个普通人压垮的孤独的,他心里有一丝疼痛,像是为对方的痛苦的遭遇,还是因为什么…

  
  “Tony,他们怎么能这么对你!”

  
   “wo-冷静点steve,我己经习惯了,其实我还有Jarvis,就是给你送东西的那只鸟”说老实话,Tony被对方夹杂着愤怒的语气吓到了,从来没有人对着他用这么愤怒且夹杂着关心的语气讲话了,他早就己经习惯了孤独,现在来看,也不是什么重要的
  

   “但是这不一样…Tony”

  
  “哦?哪里不一样?!你想让我怎么做?从这跳下来吗!”Tony被对方的回答弄得怒火也被点燃,这个人还想让他怎么做?又不是他自己自愿被囚禁的,他也想出去,这里可是他的国家,但是还不到时间,自己只能忍耐

  
   “抱歉…我不是这个意思…我是说…”他盯着攀附在塔壁的藤蔓,这些藤蔓看起来都很结实,可以支撑住一个人的力量,一个疯狂的想法在他心里成形

  
   “也许…Tony,我会带你离开这里的”

  
   “什…什么?”一开始Tony并没有明白Steve的意思,他伸出头去寻找Steve的身影,塔底的人握住藤蔓似乎在检测着什么,他瞬间恍然大悟,然后惊慌的冲那头大吼道

  
   “你疯了吗?!Steve,快停下!这个方法并不安全,你有可能会摔死的!”

  
   “不,但是这是唯一的方法”他像是喃喃自语的说着,他呼出一口气,坚定的握住藤蔓开始向上攀爬

  
   “…你真是疯了,你为什么要对一个才认识了一天的陌生人这么做?”见己经阻止不了对方,只能替对方担心,他继续问道

  
   “可能我真是疯了,但从我第一刻见到你,我就想带着你一起去看外面的世界,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,但是,我一定会把你从这座囚笼带出去的”

  
   今天士兵在哨楼依然照例调整好望远镜,将它对准那座高塔上的那扇小窗户,观测着有何异常情况,随即,他发现了不对劲,他发现被囚禁的小王子看着窗外,而一位陌生男人正顺着藤蔓向上攀爬,他犹豫了一下,最终还是报告给了这个国家的统治者

  
   Stan很快带领着士兵赶到,他暴跳如雷,对着两个监控塔楼的哨兵大发雷霆

  
   “你们这些蠢货!监视一个被囚禁的废弃王子也能出事?!成事不足的家伙!”

  
   他转而望高塔,那个男人己经快要到达塔顶,绝对不能让他到达,他吩咐手下的士兵取来弓和箭,搭箭,拉弓,瞄准那个男人,把箭射了出去一一

  
   Steve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向上攀爬,他己经快爬到搭顶,他不敢看下面,太高了,现在这个高度要是摔下去绝对会死

  
  但是…他在等着我

  
  他咬了咬牙,继续向上前进,终于,他的手甚至己经摸到了那扇窗户,他也看到了对方盛满着担扰和看见自己惊喜的表情

  
  他那双仿佛流淌着焦糖的大眼睛可真漂亮啊…

  
  他就差一点够到了对方伸来的手,突然而来一只利箭射在了他抓住攀蔓的手旁边,而他因为一时恍神没有抓住而掉落了下去

  
  Steve只感受到离对方的手越来越远,风疯狂咆哮的声围绕在他耳边,他知道自己正在坠落,只是希望那双漂亮眼睛的主人不要因为自己落泪

  
  Tony看着突然出现的利箭射在了steve的手旁,他惊慌的伸直了手想要够到他,直的只差一点点,两只手交错开来,他只能呆呆地看着对方坠落

  
  不……我拒绝这样的结局,就算是神也休想改变!

  
   他跳了下去

  
   双手做出拥抱状,即使呼啸的风刮破脸也没关系,他毫不意外的在对方湛蓝中还带着一点绿的瞳孔中映出自己的脸,紧紧拥抱住惊愕住的他,带着笑意在他耳边轻声说道

  
  “Hello,sweet”

  
  “然后他们怎么样了?Daddy”
小peter躺在床上,他抱紧了自己那只Papa送给他的钢铁侠玩偶,紧张又期待着看着坐在他床边的steve,显然十分期待这个故事的结局

  
  “然后啊他们…”

  
  “然后小王子召唤了Jarvis,Jarvis变成一套装甲包裹住Tony,然后身穿装甲的Tony拯救了Steve,最后他打败了Stan大坏蛋,夺回了王位”

  
  另一位主人公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进来了,并在Steve想要说结局的时候脱口而出

  
  “可是…”peter明显对这个结局有一丝怀疑

  
  “小甜心,你答应过什么的?你该去睡觉了,明天再给你讲另一个故事好不好?”

  
  Steve温柔的打断小家伙的疑问,并轻柔的在小家伙的脸上亲了一口,Tony也在儿子另一个脸蛋上亲了一口

  
  “那好吧…Daddy,Papa,晚安”小家伙颇为乖巧的乖乖躺好,抱着礼物小熊闭上眼睛,已然装出一副睡着的模样

  
  Tony和Steve看着小家伙睡着后,关上了peter房间里的灯,关上了房门,他们才松了一口气

  
  Tony挪愉的看着Steve,笑着说道

  
  “可以啊,老冰棍,故事讲得挺好的嘛,看看,peter都被你讲的故事迷住了”

  
  “Tony,peter也喜欢你,你看,你讲的结局peter不也很喜欢吗?”Steve这么久了当然知道对方在吃醋,自然而然的环住自己的恋人开导他

  
  他才不是喜欢我的结局呢,Tony愤愤然的想,但是看着自己恋人如此的安慰自己,他不禁起了坏心眼,他故意慢动作在Steve面前舔了一下嘴角,故作挑逗的对他说

  
  “怎么样?要不要来我的床上讲个故事?”

  
  Steve还能怎么办?当然是

  
  “乐意至极”
 
  
 
 
 
  
 
  
 
  
 
  
  
  
  
  
  
  送给 @臣尘 的文,也当作跨年礼物,总算是写出来了,希望明年我多多产文_(:з」∠)_最后,关爱一下作者,给个小红心和评论呗,谢谢!

评论(2)

热度(22)